平心在线

体育

您的位置:首页 >体育 > 融资困难、IPO受阻,“挥别”新三板的唐人影视

融资困难、IPO受阻,“挥别”新三板的唐人影视

作者:平心在线
日期:2018-10-31 23:54:50
阅读:
继华视娱乐、新丽传媒、开心麻花、和力辰光纷纷中止IPO,嘉行传媒、乐华文化、中汇影视、德纳影业等“逃离”新三板后,近日老牌影视公司唐人影视也宣布从新三板摘牌。 10月23日

继华视娱乐、新丽传媒、开心麻花、和力辰光纷纷中止IPO,嘉行传媒、乐华文化、中汇影视、德纳影业等“逃离”新三板后,近日老牌影视公司唐人影视也宣布从新三板摘牌。

10月23日,唐人影视发布公告称,唐人影视的股票自2018年10月24日起,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系统挂牌,理由是“为配合公司战略发展及在资本市场上市的战略规划,同时提高公司对外融资的决策效率。”


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43%,唐人影视“梦断”新三板。

成立于1998年的唐人影视曾打造过不少经典古装剧,但2014年左右却开始由盛转衰,基本未再现《步步惊心》、《仙剑奇侠传》等高质量爆款,作品质量明显下滑,市场也大不如以前。

加之今年古装剧市场不佳、大环境遇冷,一直重点押注古装剧的唐人也受到很大影响。而唐人影视终止挂牌的行动背后,正折射出其经营业绩出现的波动。

据半年报显示,唐人影视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.19亿元,同比增长67.74%;净利润为4290.07万元,同比增长15.32%;毛利率为28.24%。从营收来看,唐人影视的账面数据并不算差。但唐人影视2018年上半年的扣非净利润仅为1977.75万元,同比下滑43.16%。

此外,据相关资料显示,2018年上半年唐人影视获得政府补助为3027.19万元。说明唐人影视上半年实现的4290.07万元的净利润中,政府补助占了绝大部分。而2016、2017年获得的政府补助总额均未超过1000万元。

而通过对比往年的年报发现,唐人从2013年以来毛利率始终维持在40%以上。但2018年半年报中,其毛利率跌至28.24%,创历史新低。

对此,唐人表示主要是因为本期影视剧作品的电视台销售预期没有实现。公司管理层认为产品的播出时机比等待实现更多的利润更重要,所以决定放弃等待电视排播,而由互联网平台独播,所以本期毛利率同比有所降低。

而对于拟IPO的唐人而言,毛利率不稳定意味着年盈利不稳定。再加上证监会已经明确规定,拟IPO企业最近三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不能少于1亿元。对于目前的唐人主营业务的持续盈利能力,下半年几乎无法保证扣非净利润达到8000万元以上。由此来看,终止挂牌只能是唐人准备IPO的唯一结局。

黄金时机错失、资金问题严重,王牌艺人断档……IPO会是好去处吗?

今年3月23日,唐人影视发布公告称,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,再到近日的终止挂牌。从公司近几年的发展来看,准备上市的唐人影视已明显不占“天时地利人和”。

首先是“天时”——IPO时机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考虑,2015年都是唐人上市的最好时机。2014年,浙报传媒、华数传媒先后向唐人增资各1亿元。到了2015年,处于上升期的唐人已经完成股份制改造、架构重组、规范审计等上市的必要准备。再加上凭借《琅琊榜》大火的胡歌通过上海艺立间接持有唐人2.47%的股份,明星资本化未受到监管层太多干预。唐人影视IPO已经“水到渠成”。

但唐人却错过了这一时机,选择于2016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。当时正值证监会对影视娱乐行业加强监管,且融资收紧政策执行时期,对比其他影视公司,唐人优势并不大。而今年,唐人冲刺上市,影视公司IPO的行情早已不容乐观。因此,唐人最终摘牌的结局也不例外。

其次是“地利”——资金问题。作为一家成立20年的老牌影视公司,在新三板挂牌2年时间里,唐人影视没有进行一起融资,仅在挂牌前完成3笔共计近3亿元的融资。对于影视公司而言,进入资本市场的最大意义就是能够获得更多的融资机会。然而,错失了IPO黄金时机的唐人自2016年挂牌新三板以来,面临的融资问题一直悬而未决。

综合唐人往年披露的定期年报,2018年唐人已上线的剧集《三国机密》、《柜中美人》、《重返二十岁》投资成本合计约3.44亿元。其中,《三国机密》在2017年已经确认大部分收入,仅《柜中美人》和《重返二十岁》两部剧的成本已高达1.44亿元。

而唐人影视2018年上半年营收为2.19亿元,除去其中的艺人经纪收入部分,可见放弃电视台后,唐人的这两部剧并没有多大的盈利空间。

此外,唐人的资产负债率在不断上升。财报显示,2017年上半年,唐人负债总计为2.53亿元,同比增长138.97%;2018年同期负债总计为2.62亿元,虽然同比增长率有所下降,但仍是高负债。对目前的唐人来说,一旦资金方面出现问题,造成的打击可能毁灭性的。

最后是“人和”——王牌艺人问题。唐人成立20年间,通过多部经典古装剧先后捧红了李亚鹏、胡歌、刘诗诗等诸多王牌艺人。

唐人将自己旗下的艺人划分为四代,但随着部分艺人的离巢和单飞,唐人未能实现四代一脉辉煌的愿景,反而一代不如一代,明星光环已然黯淡:以刘诗诗为代表的第二代艺人多未续约,胡歌则渐行渐远;三、四代艺人中,或和平解约,或通过官司“分手”,或成立个人工作室,现有热捧的韩东君、胡冰卿等人还未呈现出能担重任的良好态势。

加之,唐人一直遵循的“内容自制+艺人经纪”旧发展模式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剧难出爆款,艺人难走红。对于王牌艺人断档的唐人而言,如果不能再捧出一线小生或者小花,没落或许已是定局。

新三板影视公司现“撤退潮”,影视行业IPO之路道阻且长

由范冰冰偷逃税一案引起的影视行业进一步规范税收秩序,影视行业便压力不断。影视行业的IPO也呈现出一片惨淡的局面:2018这个“影视寒冬年”已经过去大半,A股市场至今没能迎来新三板影视公司的新成员入驻。更甚者,自2016年8月以来的两年时间里,没有一家影视公司独立上市成功,并购、借壳等方式更是屡屡失败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影视寒冬下,以往备受欢迎的新三板出现了“撤退潮”。根据《首席娱乐官》粗略统计,截至目前,包括唐人影视在内,今年从新三板摘牌的影视公司已有38家,去年同期为15家,翻了一番有余。

其中,今年5月,嘉行传媒从新三板正式摘牌。2015年,嘉行传媒借壳登陆新三板,到了2017年,嘉行的估值从2500万元飙升至50亿元,暴涨了200倍。但“以剧造星”的模式没能捧红更多艺人,只有杨幂、迪丽热巴“能打”,断层现象严重。在明星资本遇冷的大环境下,嘉行也很难再博得资本青睐。

而依靠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大火的乐华文化也从新三板摘牌。但根据已披露的财报显示,虽然2014-2016年业绩不俗,但2017年上半年,乐华文化实现营收7967万元,净利润1873万元,较上年同期分别下滑了71.18%、66.55%。尤其艺人经纪业务,2015年获得1.97亿元收入,2016年却开始下降。盈利大幅下滑、融资困难等难题最终迫使乐华摘牌。

目前,根据北京证监局公布的消息,乐华文化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,并已完成了前三期上市辅导。但财经方面并不看好乐华此时冲击IPO,“像乐华文化这样还在辅导期的公司,最乐观的情况是2019年年底完成IPO”。

眼下,在监管重压下,影视公司IPO门槛更高,要求更严。但也宣告着资本逐渐回归理性、撤离影视行业,影视公司的泡沫逐渐消散,整个行业进入理性发展阶段。

关键词不能为空
栏目分类
关键词不能为空